鱼与虎掌皆可得

咸鱼特别暴躁

【Chanbaek】恶魔恋人/短







Warning




*文题不符


*伪现实 写的都是假的


*人设扭曲扭曲扭曲


*超短打无剧情文笔粗糙










舞台没有一丝灯光。




偌大的会场,似乎被施展了时间冻结的魔法,所有的空气,所有的呼吸,所有的动作,全部融在相同的空间,相同的地点。没有人看得清眼前舞台上的事物,那里只是模糊地被月光描摹着轮廓,浓稠地散开了一片的浓墨。






两小时前。






临近颁奖舞台开场还有不剩那么点时间,休息室里本该闹腾的也不再那么闹腾。微凉的空气莫名地惹人心烦气躁,边伯贤扯了扯紧扣着的衣领,任由薄凉的空气吹着皮肤,尽管那是沁入骨髓的冷,那也没有影响他有点不爽的心情。




坐在沙发上眼珠子滴溜滴溜地转了转,瞅见不远处高个儿的男人拧开了矿泉水瓶的盖儿,仰头喝下去,水珠子顺着脖颈的曲线顺畅地引入厚实的衣领子。边伯贤觉得他多看几眼就越来越焦躁。




他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墨蓝的长薄衬衣还有紧紧裹着腿的黑裤子,再次瞥一眼对面朴先生永远紧实的装扮,格子西装,紧扣的领口。




团内的衣着永远不在一个季节。




他轻笑了一声,其他队友倒是没有在意,或是压根没听见,该练嗓的练嗓,该说小话的说小话,该热身的热身。闲人倒是听得见闲人讲的话。




“怎么,我很好看?”朴灿烈盖上水瓶盖子,长腿没跨几步边伯贤抬头便能清晰地看到那张被无数女人觊觎着的脸此时露出一点点笑容。他没有露牙齿的笑可以说是如同他已经设定好的模式一样,火一般的温暖,于粉丝来说那是清晨透过枝叶间的第一缕熹光。而边伯贤却能从那一点点不经意间外露的笑意读出点不同的东西。或许是心里有鬼罢,还是太过于亲密而产生的错觉。




那人没有理会边伯贤单单盯着自己不说话,翘着腿坐在边伯贤旁边。而后者明显感受到自己身旁陷下去了一块,而他自己的心脏却不知觉地提了上去。




金丝绒面料的衣服穿在身上很舒服,这种天气单单挂在身上本该冷到不行,边伯贤觉得他脸开始有点灼烧。




像心里头哪里被点了把无名野火,以不可控制之势迅速燎原。




操。




想扒了隔壁这人的衣服。




“对,好看,特别好看。”他眯起眼假装敷衍着刚刚那个问出来也没什么卵用的问题。




朴灿烈那双勾人魅惑的桃花眼若是点染上了些微红就像个无底深渊似的,让人只要盯着就无法抗拒他任何的言语举动。再加上这人时常有意无意地卖萌打滚,那双眼眨巴眨巴地酝酿着清酒似的,边伯贤实在是无力屏蔽。




边伯贤眼珠子若有若无地望着朴灿烈身上瞟,那人正无所事事地摆弄着自己的大金表,眼神特别认真。俗话说得好,认真的男人都特别帅,边先生表示朴灿烈这妖孽身上的荷尔蒙无时无刻都在往外扩散。




哦对了,边伯贤还想起个事儿,俊勉哥还专门警告过自己来着,演唱会跳跳lotto皮一下还可行,待会儿颁奖典礼的场子要是敢砸了,这半个月的游戏估计就得泡汤。




“为啥不去威胁灿烈啊我就这么好欺负嘛俊勉哥???”边伯贤那时哭丧着脸,金俊勉淡定地喝了口水。




“因为上次灿烈送了我三张免费蛋糕券啊。”里兜眨眨眼。




“而且你上次演唱会整我的事儿我可没忘哦伯贤儿~”




靠金俊勉这货怎么就一时腹黑一时纯良啊这不对啊!




“不是......这个事儿呢让我改不是不行哈,就走位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吧……反正就这么一个小动作......”




“所以我说啊,你俩收敛点行趴?正当场合,这是正当场合,你看看你俩以前都......哎算了,我可真怕闹事儿的。”




“好吧。”








边伯贤的手指卷着脑门上的发丝,他特喜欢跳lotto这支舞,说真的,那可是为数不多的正当互动【? ,光明正大地拍朴灿烈的手,哦哦,说不准还能趁机制造点新鲜的糖犒劳刺激一下应援应到有气无力的L们。只可惜每次一轮下来他的心都痒痒的,朴灿烈这人每次撩完就跑,虽说舞台互动说皮是皮,撒糖是撒糖,私底下关系也是实打实的大韩民国兄弟情,但他认为这一切不过是十分表面罢了。




知道真相的人类唯有陪同他呆在坑底为了灿白cp事业而奋斗的nili忙内吴世勋,和他自己本人。




“哎妈呀这追夫大业之终结还是遥遥无期啊。”边伯贤往沙发上一靠就是一句小小声的嘟哝。




没注意到的是旁边正准备起身的朴灿烈的动作顿了一下。








等到边伯贤真的站上舞台之后不造为何,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出现过的那种恐惧感开始沿着心脏的血管趁虚而入,慢慢地增生滋长。眼前是黑乎乎的一大片,下面只有成千上万的观众细细微微的交流声和呼吸声。




妈耶,这灯光师怎么连门口的灯都不开一盏。




人脸是看得见的,比如说他也能靠斜着眼看到朴灿烈定在那儿的舞蹈动作。




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又是开头听着巨爽的一声kaching。




灯光骤亮,队友还是熟悉的流程,朴灿烈熟练地把手背在后背,伸出了那只绅士的手掌。




仿佛就是一瞬间,又被扩大了十倍的时间,他微微抬头看了边伯贤一眼,仅仅只是一眼,而后挑了挑眉。




而边伯贤正把手要搭上去的时候自然是捕捉到了那一点点细微的电流,而那一点点电流立马把残存在血管里的害怕完全驱散。说白了就是怕这人真的不配合,也不知道被金俊勉警告过没,反正,撒泼这种事明着不来眉目传情也是可以的。




他就这么微微地颔首,低垂着眼看着弯着腰的朴灿烈,仿佛那一刻是一场什么盛大的求婚仪式,若真的是这样,边伯贤做梦笑出声的概率大概能提升百分之八十。




也当然是很恰巧的,这一幕被穷疯得没糖吃的世界女孩和庞大的粉丝群体目睹了并且拍照留念。










典礼当然是很顺利的,奖也是很顺利地从了EXO。




边伯贤坐在朴灿烈的身边抱着手机,看着屏幕痴痴地笑着




“跳了这么多场憋屈着不难受?”边伯贤把过往的几场lotto挖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忍不住问。




“自然是难受的。”朴灿烈抬手揉了揉身边人的黑发,“忍了好几年了,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做这么持之以恒的事情。”




“哦?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能持之以恒的......除了音乐和我。”




“还有......”朴灿烈低低地笑了一声,伸手就把身边人打横抱起来,“晚上要做的成年人的事情啊……”




于是边伯贤在自家老攻怀里露出了得胜的微笑。




勉队啊勉队,碍情是拦都拦不住的!




-end-


应基友的看图写话 之前发过贴吧然后删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