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与虎掌皆可得

咸鱼特别暴躁

【朱白|龙宇au】双向暗恋

就一个校园小甜饼……吗

校园→步入社会 完全ooc警告 玛丽苏偶像剧剧情警告 

Rps警告

 

梗和素材是隔壁班的小可爱提供的

 

白龙冠天全团出没完全私设 

 

勿考究勿升真啊

 

 

 

 

1

 

白宇很喜欢朱一龙。

 

是怎样的一种喜欢呢。

 

不是朋友间的喜欢,是真的,一个女的对一个男的爱慕的那种,向往且热烈的感觉。

 

同桌说,隔壁学校的年级第二瞧着第一的,就恨不得想拿着刀砍了人家,你咋还瞧上人家了!

 

“可是龙哥很好看呐。谁不喜欢长得好看的人!我无法拒绝他的魅力!”白宇如是说。

 

“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大好少年怎么就弯得一蹶不振。”

 

“你词用错了。”

 

“我不……诶……?”

 

白宇纳闷着同桌怎么就卡壳儿了,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宛若晴天霹雳啊。

 

 

2

 

 

朱一龙是什么角色呢?

 

年级第一常年霸主,学生会主席,女生的理想型,男生的死强敌,老师的好帮手,爸妈的小棉袄【?】。

 

这人呢,什么都好,长了一张人一见就卸下心防的脸,眼睛里盛着的光芒像是永远都不会隐瞒着任何人,照着白宇那话来说,就是漂亮得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越是温柔的人,越是坦荡的人,或许是对着每个非血缘关系的人都是那般的如沐春风地笑着,把那温柔切成了无数块,没有限量地等同地分给每一个人。

 

这很容易让某些心怀不轨的人引起极大的嫉妒和不满。

 

比如现在白宇越过了教室攒动的人头,望着外面的朱一龙正在和某个隔壁班的班花很有兴致地讨论着……

 

月考的数学压轴题。

 

我明明是年级第二啊摔!

 

我是个男的啊摔!你为什么不找我!

 

然而朱一龙完全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毕竟是和学习有关的。

 

同桌看了朱一龙几眼,又瞧了瞧身旁的白宇那双嫉妒得快冒火的眼睛。然后转向身后的高雨儿。

 

高雨儿接收到了前排幽怨的注视,然后目光慢慢地从教科书上转移,用同样幽怨的双眼看着眼前白宇没几两肉的脊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妈的,死给。”

 

 

3

 

 

“龙哥。”

 

“嗯。”

 

“你就当是,为了我,加入我们球队呗。”

 

朱一龙正抓着笔写着作业的手一顿,也仅仅是一顿,或许是被突然打断了罢。然后又重新恢复了原来的速度,不急不躁地写着。

 

“不了。”

 

白宇不死心,他发誓一定要把朱一龙搞到手。

 

啊不,是搞到他们球队。

 

“哎你又不是不知道翟天临那家伙搞伤了胳膊啊……”

 

“所以彭冠英让你来当说客?”

 

朱一龙抬头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白宇。

 

白宇被他看得有点心虚,毕竟朱一龙打球超棒这事儿是彭冠英告诉自己的啊,谁让朱一龙平时深藏不露的,要不是彭冠英和朱一龙私底下交情甚好打过球,白宇还不知道他家龙哥还点了打篮球这个技能。

 

“请容我拒绝。”

 

即使说出了拒绝的话,白宇还是情意深深地看着低头写作业的朱一龙。

 

妈耶这人怎么低着头看不到脸还是这么好看啊。

 

“白宇!你又骚扰后桌的同学!”

 

“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和朱一龙同学讨论数学题……”

 

“那么请你先把身子扭过来,然后整理好你的着装,站到外边去,站到下课铃响了为止。”

 

白宇觉得班主任此时既像搅屎棍又像地狱里来的恶魔,那笑容简直鬼畜。

 

还是乖乖站好了在门口。

 

朱一龙的同桌,高雨儿,很有眼力见地再次对着某人的背影翻了一个白眼。

 

 

 

4

 

 

朱一龙写作业的时候偶尔会抬起头往班门口看几眼。

 

那人就那样很乖巧地站着,一米八多的个头往那一杵着,白白净净高高瘦瘦的,低着头,不知道是在看脚尖还是发着呆。

 

心痒痒的,好想揉他的头发啊。

 

这个人似乎无时无刻都喜欢在他的世界里出没冒泡,有时候刻意的讨好,有时候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有时候被班主任训了就安安稳稳地待在位子上一句话也不说,像只蔫了气儿的猫咪。

 

这人平时会好好学习,可是浪的时候真的浪的没边。

 

到了自己面前,猫耳朵就乖乖竖起来,尾巴一摇一摆的,一副任君摆弄的模样,时不时上前挑逗一下自己。

 

真是一个像猫咪一样可爱的人啊。

 

好想把他摁怀里嗯嗯啊啊……

 

 

 

5

 

 

白宇是个不折不扣的自拍狂魔。

 

就时不时喜欢摆几个很装逼很文艺的pose,然后让翟天临给他拍。或者是自己拍。

 

这一天我们的幼稚园的三岁小朋友白宇哥哥参加了幼稚园组织的春游,带上了他的单反相机手机和食物蹦跶蹦跶地上车啦。

 

然后在车上强制性地把五张一块钱人民币塞到翟天临手里,紧接着掏出了单反。

 

“你走开,你自己拍。我是伤员。”

 

“别。”

 

“那我去告诉龙哥说你上次打着你是他基友的名号去他二姑家的餐厅蹭饭。”

 

“卧槽你别!”

 

“他可能早就知道了也说不定。”

 

“知道什么?”

 

朱一龙毫无预兆地在前面转过头来,blingbling闪着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白宇和翟天临。

 

“卧槽龙哥你什么时候坐到前面的???”

 

“我和别人换了鸭。”眼里都是无辜。

 

白宇强装着镇定,内心实则已经炸开了花。

 

龙哥!主动!坐到!我前面!了!

 

好!开心!

 

嗯,表情不能崩,仪态不能丢。不能把内心的雀跃表现粗来,不然可能龙哥就被吓跑了。

 

“咦,单反啊。”

 

“我帮你拍吧。”

 

车窗外的景致在飞速地倒退,阳光还是那样肆无忌惮地透过透明的玻璃窗,那人的双眼像是蝶翅般扑闪,柔光破碎了一地。

 

 

6

 

 

“我跟你说龙哥拍照技术真不是吹的,你看把我拍得多好看呐。”

 

翟天临:“……”

 

你是不知道他平时自拍角度多直男。

 

连美颜都不会。

 

“是是是……我以后再也不帮你拍照了……你找你的朱一龙吧。”

 

“不要啦,我给你鸡腿。”

 

白宇把手里没咬过的鸡腿儿塞进翟天临的手里,然后一副“拜托拜托啦葛格”的表情。

 

翟天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心里突然想把朱一龙那点破事给卖出去。

 

他妈的真受不了这两人兜兜转转的玩儿什么双向暗恋,他一个人被夹在中间还得帮朱一龙瞒着的感觉是真的难受,还有彭冠英那傻子,动不动就喜欢乐呵乐呵地拿两人开玩笑,生怕狗粮喂得还不够饱。

 

白宇对朱一龙那点儿心思谁都看得出来,只是没人捅破。一类人喜欢吃瓜,一类人喜欢躲躲藏藏,喜欢对方那点破事儿就爱往心里藏。

 

“老翟啊……”

 

“咱们这次春游,是这三年最后一次了啊。”

 

翟天临终于扭头看着他,眼里的情绪说不清也道不明。

 

 

 

7

 

毕业的时候,彭冠英在典礼后台给白宇塞了个包裹。

 

“这啥玩意儿,我又不是小女生。”白宇嫌弃地看着手上包裹精致的包装,掂量了一下,分量还挺重。

 

“谁送的?”

 

彭冠英摆弄着身上穿的演出服,没理会白宇。

 

今天这人怎么这么反常。

 

“我说翟天临呢?”

 

白宇看着彭冠英那一副欲言又止低着头假装整理衣服那不自然的模样,终于正色道。

 

“典礼还有半小时开始,你我,翟天临,朱一龙按道理来说现在都应该在后台。”白宇认真道,“我知道这学期你和老翟好像都有什么事儿瞒着我,是为了龙哥吧?”

 

彭冠英一副我也真的忍不住了你放过我吧我说就是了的表情,支吾了一下,才慢慢开口。

 

“他俩的位子都找人临时顶替了,你别担心了。”

 

“你说什么?”白宇差点把手边的道具打翻。

 

“我是说……”彭冠英顿了一下,“他俩今天不来了,老翟会回来,龙哥可能不回来了。”

 

白宇的脑袋好像瞬间被清空了一样。

 

“你这个‘可能不回来了’是什么意思。”

 

但愿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

 

彭冠英好像说不下去了,说实话他帮着朱一龙瞒了这么久,又看着白宇整天欢欢脱脱地在人身边待着,两人之间总有那么一层捅不破的窗户纸,他有时候真看不过眼,恨不得把那些自己知道的那些不忍的事实通通告诉白宇,早让他死了心的好。

 

高中谈恋爱终究是没结果的。这道理谁都知道啊。

 

可他知道白宇是来真的。

 

朱一龙也是动了真心的。

 

 

 

8

 

 

彭冠英说那是十点半的机票。

 

估摸着那时自己的表演也该结束了。

 

白宇很不愿意承认如此巧合玛丽苏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朱一龙的的机票为什么非要买在毕业典礼这一天。

 

他有一瞬间想把手里的那份礼物扔出去。他知道那是朱一龙送的,可是他更想让对方给自己一个堂堂正正的交代。所以他硬是没拆。

 

双向暗恋真的好难受。

 

但白宇此时完全是愤怒悲伤交加,恨就恨在他像个傻子一样在朱一龙面前晃悠了三年还不知道最后却一声不吭地走了,一句话也不留;悲就悲在这三年怒刷存在感却全都打水漂了。

 

现在知道对方也喜欢自己还有个屁用啊,人家都要走了,可能也只是一丢丢好感,不然为什么交代都不交代一下呢。

 

可好歹也给自已一个坦白的机会。

 

他跑到机场大厅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二十五分了。

 

难得的是今天机场好像没什么人,好像是特地给他白宇准备用来伤情似的。

 

他没看到最后那人的背影。

 

明明昨天出去吃烧烤的时候还笑着说,等我考上大学,就轮到我罩着龙哥你了。

 

木炭烧出来微黄的光,映着他们的眼,好像都盛满了天上的星星,甚至更加明亮。

 

“这他妈算什么啊……”

 

天气很好,好到他觉得太阳都在嘲笑自己。

 

 

 

9

 

翟天临觉得白宇这个人,特别执拗。

 

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成天吊儿郎当的,可心里在乎的东西只能自己憋着,受了什么伤自己忍着,心里护着点东西,谁都别想碰。

 

他甚至觉得这一点和朱一龙像极了。

 

也许就是因为两个人好死不死,同时拥有这种闷骚至极的性格,最后才沦落到这种互相折磨的下场。

 

失恋那点事,不,也不能说失恋。反正自从高三毕业典礼完之后,到现在两年,朱一龙这人都是他,翟天临,彭冠英三个人禁止提及的人物。

 

毕业典礼那天晚上白宇宿醉,彭冠英看着他一副窝囊废的模样把人给揍了一顿。

 

揍完之后彭冠英打了个国际长途给翟天临。

 

“你把人给安顿好了吧。”

 

“别提他了,真的是,我都后悔告诉他了,可这又不行。”

 

翟天临看着坐在书桌旁翻看着相册的朱一龙,同样恨铁不成钢地咬着牙。

 

“我现在也不好过。”

 

“我已经没和朱一龙说话整整十五个小时了。”

 

这话当然是捏着嗓子说的。

 

“他俩是连体婴儿吗,缺了谁两个一起疯的那种。”

 

 

10

 

 

身在异国他乡,习惯之后偶尔思念家乡也是人之常情。

 

朱一龙上完今天的课程之后是上午十一点,按照平常的时间他应该直接食堂。

 

可是并没有。

 

他有个拍照的习惯,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好像也不是很久,但就是不知不觉成为了习惯。

 

自拍也好,还是各处的景致,就算没相机,有部手机也好,拍下来然后印成纸质的相片,认真地在相片背后写上文字,填写好某个相隔了一片汪洋的地址,整个过程好似一种庄重的仪式,半分都耽搁不得。

 

今天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他买了二十根蜡烛点燃,摆成了心形状。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要向某个幸运的女孩儿告白。

 

“今天是你二十岁生日。”

 

“生日快乐。”

 

他在照片的后面这样写道。

 

 

 

11

 

 

“北老师准备好了吗?”

 

“哎,急啥呀等会啊。”

 

白宇胡乱地往行李箱塞衣服,随便扔了一些保养皮肤的护肤品避免小助理又对自己啰嗦半天。他这个人,脸长得好,就是不爱保养。平时懒得刮胡子,就非要胡子长到不能见人了才刮。

 

这会儿接的新戏恰好也是个需要留胡子的角色,白宇就以此为理由拒绝刮胡子。

 

殊不知小助理年纪轻轻就快要被他家主子气死了。

 

“诶,之前不是说另一个男主换了角嘛,怎么没告诉我谁啊。”白宇拿着手里的剧本儿,看着上面另一个男主角戏里的名字,问道。

 

小助理嘴里塞着一堆吃的,“不晓得啊,怎么不问你经纪人去。”

 

“反正换来换去不都是跟男人谈恋爱嘛……甭管来的是谁,还是那个影帝朱……”

 

“卧槽……”

 

这话还没说完飞机就一个震荡,白宇整个头都磕到了前排的座位。

 

妈的疼死。

 

这飞机一路从北京到上海天气都不怎样,下机的时候外面正下着暴雨。

 

好在剧组有专车接送,到酒店那会儿白宇模样还不算惨。

 

“小白这么早啊。”导演一见人就招呼过来,脸上堆满了笑意。

 

“啊,我还纳闷咋人这么少。下雨堵着车呢吧。”

 

“是啊,也不晓得这天气怎么搞的,今儿开机宴,还偏偏就撞上大暴雨了。”

 

和导演寒暄完了就先上去酒店房间,十一楼,走廊最深处的房间。

 

走到门前的那一瞬间,白宇才想起,刚刚似乎顾着和导演聊天忘了要房卡了……

 

但与此同时——

 

“咔嚓——”

 

门开了。

 

白宇循声望去,门开了一点空隙,足够里面的人把脑袋伸到外边儿来。

 

那人脑袋上扎着小揪揪,两双眼睛对上的那一刻,白宇再也挪不开视线。

 

空气似乎凝固了许久。

 

然后两人彼此笑开。

 

“好久不见啊,白老师。”

 

“久仰久仰啊,朱影帝。”

 

 

 

12

 

 

接的剧虽然拍摄难度较大,好在大家一伙儿人都是好相处的性子,开机一顿饭之后白宇迅速地眼熟了未来几个月的拍档,要论社交能力,那可能是他与生俱来带着一种亲和力,就算犯了什么错,笑一笑他们就会原谅我。

 

大伙儿都说白老师爱笑,他的笑容和眼角嘴边微微细细的褶子就像是蓝天白云似的把人的心照得晴空万里。都说朱影帝没任何大牌架子,好似那古言里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礼数周到还特别会照顾人。

 

大家都觉得这两人相处得特别好,跟亲兄弟似的好。

 

也就这么相处下来四五个月。

 

同拍一部剧同住一间房心里各怀着小九九,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得护着心里那点异样的感觉,只有他们才知道了。

 

 

 

朱一龙收拾东西的时候趁着白宇去洗漱的当头,翻了一下他的背包。

 

有一个很厚重的相册。

 

他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忍不住打开了。

 

 

 

目光所及,都是一副又一副遥远而又熟悉的场景。那些被尘封在脑海深处不愿回想,落满尘灰的过往,像是忽然从某处吹来一阵无名的暖风,吹散了淹没在上的尘土,所有的一切如同解封了的一群猛兽,毫无防备地蜂拥而至。

 

 

 

“龙哥!帮我在这里拍个照啊!”

 

“诶你说这儿这么漂亮得用什么姿势拍好,就这么杵拍着太无趣了。”

 

“龙哥一起拍一张呗……诶诶诶别老是这表情呀,来嘴角上扬一下……对对对就是这样……”

 

 

越往后翻,属于校园的那些青葱已经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事他分外熟悉的那些景致,那分明就是自己还在国外念书时那四年隔三差五就寄回去的照片。

 

 

 

“诶龙哥,你看见我剃须刀了吗?”

 

朱一龙手一抖,相册抖落到地上。他略显慌张地转过身,看着面前不远处嘴角上还带着没有擦干净的牙膏泡沫的白宇,心里忽然很庆幸。

 

 

“龙哥你眼睛怎么红红的?”

 

白宇眼尖地瞥到了掉落在对方身后的相册。

 

妈耶我忍了四个多月跟你装兄弟情居然在最后一天被你戳破了???

 

朱一龙你是转发了杨超越吗???

 

 

“我……我只是好奇翻一下,对不起。”朱一龙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断了线似的往下掉。

 

纵然是常年飘着十二月风雪的心,还是多么的坚韧,见惯了世事,变得多么的坚强,不再那么轻易地把情感给予给别人。

 

但你一直是最特别的一个。

 

 

我们一直相互试探着,无论是高山崖壁万丈深渊,还是前方熔浆飞溅。

 

 

始终没有人敢踏出那一步。

 

明明可以挽救一切。

 

 

“好了我这不是在吗,你哭个什么劲鸭一个大男人。”白宇印象中的朱一龙从来就不是那种会掉眼泪的人,尽管外表看上去确实是很好欺负的类型。

 

他明白那种情感崩溃的感觉。

 

就如同引发洪流可能只需要一个小小的震动,同样的,一个人敞开心扉或是堕入深渊也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

 

所以啊,快到机场的时候,白宇很是无奈地看着朱一龙手上抱着的那本厚厚的相册,怎么说都不撒手。

 

“待会儿过安检了你就快还我吧……”白宇无奈。

 

“我拿着,这东西多重啊。”朱一龙一脸云淡风轻。

 

“你拿着也重!你快给我吧算我求你了真的……”真的不是很愿意看着刚刚确定感情的对象,拿着自己多年以来对着思念对方东西死活都不放,这真的非常羞耻,白宇有种底裤都被朱一龙扒光的感觉。

 

“朱老师,朱影帝,居居,小居居,算我求求你啦,还给我啦好不好?”

 

朱一龙撇了眼前不要脸地开始撒娇的人,不着痕迹地喉结动了动。

 

“不好。”

 

“那……老婆?老婆你还给我啦……”

 

那人掐媚地笑着,仿佛那笑容不要钱,太阳多灿烂这笑就有多灿烂。

 

朱一龙嘴角微微上扬,慢慢扯出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弧度。

 

“你刚刚叫我什么?”

 

“老……老婆?”

 

朱一龙微微颔首,好看的双眼稍稍眯了眯。眼神里透露着一点点的莫名暧昧的笑意。

 

 

 

下飞机的时候白宇是被朱一龙搀扶着下的。

 

这只表里不一的霸王龙!!!说什么温柔体贴公子如玉都是假的!!!

 

 

 

 

番外

 

 

翟天临和彭冠英一直不懂这两人没见面这么多年为什么还能旧情复燃。

 

“你们的情感保质期都这么长的吗?”彭冠英很是怀疑地看着朱一龙。

 

“高中那点感情基本不能当回事儿啊,谁还没点初恋情怀,上了大学基本该全忘了。”翟天临喝了口水,有点嫌弃地看着正在把玩朱一龙手指的白宇。

 

“你问我们为什么?”

 

因为同样的固执,同样的深陷,同样的选择了把情感尘封在过去,等待着那人的翩然而至。

 

“缘,妙不可言。”

 

 

 

 

——END——

 

 

大概就是高中时期双向暗恋不成两人一直惦记对方一直到进入娱乐圈之后

 

把隔壁班的小可爱给的梗写下来了不走心没逻辑很多东西都没有细化

本来想糖里混点玻璃渣但好像完全没有杀伤力的样子呢

 

也就……凑合着吧 毕竟写一下断一下的也没什么耐心了qwq


评论(1)

热度(54)